十二年前左右,我妈的家乡被画入了两江新区的范围,整个地区都将进行大规模开发。直到现在,开发还在继续。

应该是为了能在开发后分得更大的房子,那时候我爸将自己的户口转到了我妈那儿。理所应当的,我们一家升级成了新区的户口。
从此,我爸在他自己的家乡没了田没了地,不过他还有一个宅基地——一个破破烂烂的老宅子:土墙、木梁、黑瓦、单层、几十平米。

老宅子

房后有几窝老竹子,弯着身子罩着老宅子。四周是自家兄弟的7、8棵枇杷树,虽然早年自从我哥一家因为我哥要来城里读职高的原因来到了渝北两路生活,因此他们很少有时间回一趟老家去照顾枇杷树了。——比如说简单修修枝什么的。
所以每年5月摘的枇杷的产量和质量一年比一年差,不过反正都是自己吃,不卖钱,无所谓了。

两年前,我爸得知老家这个本就属于危房的土宅子极有可能会坍塌,而只要一塌,我爸在老家就一无所有了。

户口迁走了,就没有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允许重建房屋,只允许“加固”:比如给外墙加一层钢板,可以。但把房子从土结构改成混泥土结构或者扩建,不行。

加固要花几万块钱,而且因为不能动结构,房子迟早还是会倒的。最后,我爸还是选择了加固,保房子。

过了几个月,好消息传来,由于村里正在搞村容村貌整治,所以...对于这些危房的重建不再是禁止,而是默许。亲朋好友纷纷表示我爸这房子保得好,正好可以趁着机会重建。我爸也开始查资料、联系这个联系那个,着手重建了。

死人

重建肯定先要把土房子拆掉,我爸就从村里找了一个人,商量好价格,请他把房子拆掉。
有一天他身体不适,去了医院,查出来是急性XXX(具体是什么病我也忘了)发作,病得有点恼火(棘手)。
我爸去医院看望他,他说:“是不是你房子没做风水哦,还是要请个风水,除晦气。”

第二天,他死了。
对,就是这么突然,按照他老婆孩子的说法,他以前也没有什么生病的预兆。而且我爸前一天去看望的时候他虽然病得严重,但没有严重到要进重症监护室的那种级别,说话也很正常。
不太道德得讲,他不是在工作的时候发的病,所以我们对他的死没有法律责任。而且这急性病肯定不是这几天工作所造成的,只是一直潜伏着,这才爆发而已。但他是他们家的顶梁柱,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情理上肯定不能什么也不表示,过意不去。具体我爸妈赔了多少,我也不知道。

但农村人嘴杂,消息已经在村里传遍了,继续修建只会被别人指指点点,于是停工了一两个月,再才重新招人,继续动工。

房产

2020年10月,自然资源部等7部委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3226号建议”作出答复,表示如果农民的子女为城镇户籍,子女依旧可以继承建立在宅基地上的房屋所有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并办理不动产登记。

修着修着,又出了这个利好。
现在再看,商品房已经垮了,宅基地的这个制度迟早会垮掉,也许会转变成一种特殊的商品房。谁知道呢?
未来郊区农村的房子也许会有新的发展?谁知道呢?

豆腐渣工程

由于请的村里人做工,所以...
标准化流程是不存在的!就连施工前的设计图他们也是不看不量的!水平仪也是不用的!
施工质量简直...
我爸跟他们说,让他们搞规范点,他们都说:“嘞个算哈子嘛?我们农村都是愣个搞的。”“哎,我们都是愣个弄的,没得哈子得”

最终,房子修出来巨丑,墙面不平,房间之间通道连接不合理。就连门口两个阳台的支柱都是歪的!(看图)
2021-02-04-09-59-39.md.jpg

文章目录